has-portarit
has-portarit

伤疤是洪水给的勋章

近日,一只“抗洪大脚”在很多人的朋友圈刷了屏,网友们纷纷表示“心疼”。7月14日,新华网采访了这只脚的主人——安徽东至县人武部民兵教练员陈寿春,听他讲述“抗洪大脚”背后的感人故事。
精彩观点
1
陈寿春

脚基本上恢复了,腿上还有伤疤,这些都是洪水给我的勋章。

脚基本上恢复了,腿上还有伤疤,这些都是洪水给我的勋章。
脚基本上恢复了,腿上还有伤疤,这些都是洪水给我的勋章。
我今年38岁,2004年毕业后,来到东至县人武部,主要负责民兵训练任务。我是民兵教练员,人武部有其他任务,我也经常帮忙。
7月11日,东至县香隅镇龙江水厂临江侧堤防底部突发多处管涌。管涌处紧邻水厂宿舍,不远处就是厂区以及村镇,如不及时处置,后果不堪设想。
县人武部组织90名地方民兵紧急支援。我们负责灌沙包、扛沙包、堵管涌等工作。一袋沙包几十斤,一扛到肩上,脚就陷进泥水里。
抢险从下午1点半持续到深夜,12日凌晨1点多,我因为小腿抽筋不得已下场休息,短暂休息之后返场。
整整16个小时,我们抢险救援人员共搬运黄土砂石约560多立方,在江堤内筑起了高3米、直径约70米的半圆形围堰。
那天晚上正好遇上刮风下雨,我们抢险队员的肩膀上全是伤痕。扛沙包的时候,我的指甲稍微有点长,一抓沙包,就断掉了。我觉得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很稀松平常,每次都这样,不计其数了。
现在,我的脚基本上恢复了,但腿上还有伤疤,这些都是洪水给我的勋章。
1
陈寿春

无论从事什么职业,要学会感恩,要回报社会。

无论从事什么职业,要学会感恩,要回报社会。
无论从事什么职业,要学会感恩,要回报社会。
这些年来,只要一线有情况,我都会参加抗洪救灾任务,我至今对抢险的过程记忆犹新。2016年,有一次发洪水,我们转移了近350名受灾居民,我身上系着绳子,一边连着岸上的人,一边连着等着被救的人,我在水里把他们往岸边拉。
今年7月,进入战备状态以后,我总共参与了5次救援。平时单位有任务,我不会跟家里人说,因为父母知道了会不停地打电话给我。
我父母住在湖坝下面,几乎每年都受灾。没办法,哪边出现险情了,就必须马上出去,家里的事情只能等自己回来再处理。
我父亲准备弄个板车把东西全部拉上去,打电话给我说拉不动,我当时在抢险,弟弟又不在家,实在没办法。
我有两个孩子,一个11 岁,一个 5岁多,我经常工作忙回不了家,他们就睡不着觉。有时候,晚上12点还要跟我视频。我希望他们长大以后,无论从事什么职业,要学会感恩,要回报社会,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陈寿春
安徽东至县人武部民兵教练员